3分28

                                                                      来源:3分28
                                                                      发稿时间:2020-08-03 17:39:57

                                                                      由于美国政府加强审查,据美国企业研究所统计,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已经从2016年高峰的530亿美元下降到2019年的32亿美元。

                                                                      交易方自愿提交报备审查通知的操作也有发生了变动,部分交易被强制要求报备,包括涉及关键技术的控制性和非控制性海外投资。

                                                                      即便如此,特朗普在2019年叫停的唯一一次收购依然与中国公司有关。

                                                                      到1980年代,日本富士通收购美国仙童半导体公司的计划引发了美国政府的恐慌。仙童半导体曾为全球最大的半导体生产公司,被称为电子和电脑界的“西点军校”。

                                                                      从此之后,外国投资委员会开始把重点转移到为确保国家安全审查海外收购上。

                                                                      2017年7月-10月,被告人王某某透露其和罗某某在检察院有关系,以可以帮忙活动为由,向马某某索贿17万元。

                                                                      手握海外公司收购生杀大权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有各种称号,从看门人、拦路虎到贸易保护主义的“反坦火箭筒”。

                                                                      而2018年通过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则再次扩大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管辖范围。

                                                                      在该法案出台前,只有在外资收购会获得控制权时,委员会才会展开审查。但法案出台后,涉及到关键技术、关键基建或者美国公民个人信息的非控制性外国投资也在审查范围中。

                                                                      整个审查过程分为三步。首先进行初步审查,如果委员会认定交易不会威胁美国国家安全,则不会展开进一步调查。在《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通过前,这个步骤耗时30天。